週一. 3 月 1st, 2021

61[新聞] 她逃離了朝鮮饑荒,卻在韓國因貧窮死去

61[新聞] 她逃離了朝鮮饑荒,卻在韓國因貧窮死去

正能量 44%

56% 負能量

88%

12%

作者:qazsedcft (自由羊)
時間:2019-09-26 00:43:21

※發文無1~6小標格式或未依順序任意刪除者會被刪文

1.媒體來源:
※ 例如蘋果日報、自由時報(請參考版規下方的核准媒體名單)
《紐約時報》

2.記者署名
※ 沒有在這打上記者署名的新聞會被水桶14天 編輯非記者
※ 外電至少要有來源或編輯 如:法新社

CHOE SANG-HUN
2019年9月24日
3.完整新聞標題:
※ 標題沒有完整寫出來 —> 依照板規刪除文章

她逃離了朝鮮饑荒,卻在韓國因貧窮死去

4.完整新聞內文:
※ 社論特稿都不能貼!違者刪除(政治類水桶3個月),貼廣告也會被刪除喔!可詳看版規

週六,在韓國首爾舉行的葬禮上,一名朝鮮難民和女兒拿著同為難民的韓星玉及其6歲的兒
子金東進的照片。 KIM HONG-JI/REUTERS

View post on imgur.com

韓國首爾——今年7月,人們在韓星玉(Han Sung-ok,音)和她六歲的兒子死去兩個月後,
在他們月租金為74美元的首爾公寓裡發現了他們的屍體,這已經夠讓人傷心的了。

但當人們了解到,享年42歲的韓星玉是從家鄉逃荒出來的脫北者,母子兩人在亞洲最富裕的
城市之一孤獨而貧困地死去,這個故事成了全國性的新聞。

據當局稱,他們的屍體已經腐爛到無法確定死因的程度。但據幾家韓國新聞媒體的報導,他
們死於飢餓,官員們沒有對這些報導表示異議。上個月最先報導這件事的新聞頻道援引一位
沒有給名字的警官的話說,沒有其他可能的死因。

他們的死亡以令人震驚的方式提醒著人們,許多脫北者在韓國生活困難,他們試圖適應一個
全新的生活,但有時卻並不成功。自消息公開後,數千人來到首爾市中心一個為韓星玉和她
的兒子金東進(Kim Dong-jin,音)設置的悼念站,在他們的照片前擺放白色菊花。

情緒最激動的悼念者是其他脫北者和他們的支持者,他們數百人上週六從韓國各地趕來,參
加了為這對母子舉行的葬禮。一個接一個流著眼淚的講話者為沒能保護他們不受偏見、冷漠
和排擠而道歉,許多脫北者說,這些都是他們在韓國的經歷。

「我仍想不通,她逃離了朝鮮的饑荒,卻餓死在了韓國的中心。韓國的食物如此之多,在這
裡,節食是最大的時尚,」一個脫北者組織的領導人許光日(Heo Kwang-il,音)說。

人們對韓星玉在朝鮮和韓國的生活所知甚少。但在她生命的最後幾個月裡,她似乎變得越來
越孤獨和失望,雖然在幾百米遠的一個區政府辦公室裡就能獲得對他們母子的幫助。

政府記錄顯示,她最初是2009年到韓國的。像所有來自與世隔絕的極權主義朝鮮的叛逃者一
樣,她上了12周的法定課程,學習了使用信用卡和開車等基本技能

人們抬著韓星玉母子的假棺材。 KIM HONG-JI/REUTERS

View post on imgur.com

韓國政府為朝鮮難民提供廉租房、社會保障金、免費醫療和職業培訓。但很多人在從朝鮮非
常嚴格的體制向韓國快節奏的資本主義體制過渡中面臨困難重重。一些人甚至返回了朝鮮,
他們抱怨韓國把他們當作二等公民對待。

韓星玉九個月後就不再領取社會保障金了,意味著她正在迅速適應新生活。但認識韓星玉的
韓國朝鮮難民人權協會(NK Refugees Human Rights Association of Korea)會長金容和(K
im Yong-hwa,音)說,韓星玉一直背負著沉重的感情負擔。

據金容和說,韓星玉最初是在20世紀90年代末那場導致數百萬朝鮮人死亡的饑荒之後,從朝
鮮逃到中國的。他說,她被人販子賣給尋找妻子的中國農村男子,這樣的朝鮮女性有數千名

這些女性一直生活在被送回朝鮮關進勞改營的恐懼之中。人權組織說,許多女性的中國丈夫
利用這種恐懼,對她們進行性侵犯。

一些處於這種狀況的朝鮮女性帶著她們在中國生的孩子來到了韓國,卻要面對在韓國做單身
母親的恥辱,還要適應韓國生活的種種艱辛。

據金容和說,韓星玉最初獨自一人來到了韓國,把年幼的兒子留給了丈夫。金容和說,他靠
走私者幫助安排韓星玉經過泰國逃到了韓國。韓星玉來到韓國、拿到政府的現金支持後,給
了走私者2000美元,金容和說。

「但她非常想念在中國的兒子,」他說。

2012年,韓星玉讓丈夫帶著兒子一起來韓國與她生活,她的丈夫是朝鮮族。丈夫在一家造船
廠找到了工作。另一個兒子東進在2013年出生了。他們很快發現他患有癲癇。

韓國造船業陷入衰退後,韓星玉的丈夫失去了工作。2017年,一家人搬回了中國。

據金容和說,去年9月,韓星玉與丈夫離婚後,與東進一起回到了韓國。他說,韓星玉打電
話給他,聽起來很抑鬱。她擔心自己無法工作,因為找不到一個可以接受癲癇兒童的託兒所
。他說,他建議韓星玉申請社會保障金。

人們不清楚韓星玉和東進在此之後的情況。

韓國政府為脫北者提供五年的密切指導,但韓星玉在韓國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五年。當地民政
部門表示,韓星玉從未申請過社會保障金。在首爾的其他朝鮮人說,她在他們中間沒有關係
很近的朋友。

數千名韓國人前往首爾市中心的一個悼念站,悼念朝鮮難民韓星玉及其6歲的兒子金東進。
兩人一貧如洗,在家中孤獨死去, JUNG YEON-J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
S

View post on imgur.com

她顯然買不起手機,這意味著她只會更加孤獨。在生命的最後幾個月裡,她唯一的收入是政
府提供的每月相當於165美元的兒童撫養費。東進在今年3月滿六歲後,撫養費減少了一半。
一名今年4月來看他們的社工報告說,家裡沒人。

5月13日,韓星玉取出了她銀行帳戶裡的最後一筆錢:約合3.2美元。

7月31日,一名抄表員來到公寓,因為煤氣費和水費已經好幾個月沒交了。他聞到了很難聞
的氣味,於是報了警。(鄰居們後來告訴記者,他們以為味道來自堆肥。)

警方後來估計,韓星玉和東進是在5月底死亡的。法醫調查員沒有找到中毒或身體創傷的證
據,也沒有任何闖入的跡象。冰箱裡除了一點辣椒粉,什麼都沒有。

首爾附近的嘉泉大學(Gachon University)法醫學榮譽退休教授李榮斌(Lee Jung-bin,音
)說,很難證明飢餓是此案的死亡原因,即使有間接的證據。「如果他們找不到任何明確的
線索,比如中毒,法醫鑒定員將不得不用『死因不明』的說法,」他說。

還有許多問題沒有答案。韓星玉為什麼不去區政府辦公室申請緊急救助呢?她為什麼不把兒
子有病的情況告訴政府呢?如果說了,他們就有資格獲得政府提供給殘疾人的支持。由脫北
者成為首爾一名記者的姜美珍(Kang Mi-jin,音)一直在調查此案。她說,韓星玉本可以
把當初交的4500美元的公寓保障金取出來。

「她要麼不知道如何在韓國的體制裡設法找到她能夠得到的幫助,要麼對自己的處境感到絕
望,放棄了嘗試,」姜美珍說。

另一名朝鮮難民李民福(Lee Min-bok,音)說:「她的死不是因為沒有食物,而是因為她
沒有了希望。」

近年來,隨著政府致力於與平壤改善關係,幫助脫北者已不是韓國政治的重點。而且,隨著
經濟的放緩,增加對難民的補貼也有阻力。一些人把難民看作是嚴峻的勞動力市場上的競爭
對手。

不過,韓星玉和她兒子的死亡讓很多人感到不安。本月,在一個討論如何彌補脫北者社會保
障漏洞的會議上,政府官員對死者進行了默哀。

他們在會後宣布,政府將對居住在韓國3.1萬名朝鮮人進行全面排查,以確保任何需要幫助
的人都能得到幫助。

5.完整新聞連結 (或短網址):
※ 當新聞連結過長時,需提供短網址方便網友點擊

https://nyti.ms/2ngtRtt
6.備註:
※ 一個人一天只能張貼一則新聞,被刪或自刪也算額度內,超貼者水桶,請注意


自由!《英雄本色》

101
14
129

新聞來源:Ptt 批踢踢實業坊

Facebook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