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6 月 22nd, 2021

府文件遭駭變造案》中首波操作失利 紅媒風向再起 假查證把黑函新聞化

中國在日前以駭客竊取來的府方文件,交由台灣紅媒配合炒作「認知作戰」,意圖在520前混亂台灣政情,但因為國人警性高,加上駭客行為第一時間就被Google提列為「危險帳號」示警,首波的輿論操作失利。

不過,這項認知作戰的操作企圖並沒有停止,一位熟悉國安事務人士指出,根據情資,因為急於在520前落實訊息戰成果,製造對台灣內部政情的擾動,過去二十四小時,極可能是紅媒從業者的在地協力者就在對岸的指導下全力帶起兩股風向1.假「查對」,把「黑函」洗成「白函」;2.用「洩密」說幫境外駭客抹去足跡。

這位人士表示,儘管連Google這樣的網路服務商都在gmail信箱將造假犯嫌帳號列為「危險帳號」阻止不實資訊被大量散發,部分本地協力者,仍假藉「查對」為由,把不實文件內容當正式新聞來操作,把「黑函」轉為「白函」,也讓這波操作第一時間因為駭客行為被揭發而受挫的「認知作戰」效果得以發揮。

目前初步發現,經由非法竊取資料的境內傳播,甚至後續編寫,疑似有國內人員涉及,也鎖定傳播模式與部分電子跡證。而第一波收到駭客黑函,有多位都是不在政治線記者名錄上的媒體高層,經過精心篩選,可見在地協力者相當熟悉本地新聞界,而相關收發的Email記錄,未來也都會是作為檢調追查的方向。

同時,從相關資料經變造的狀況,主要類型則有在某備忘文件,另外植入設計對白,例如假造陳其邁關於NCC談話,或者利用公開的新聞報導直接造假,例如以曾經被踢爆為假新聞,指蔡英文總統曾於初選時打算退黨或造假幕僚於初選時分工等等。這位人士分析,這幾點也證明國內涉入竄改、編寫人員,對於新聞議題、國內政治生態有相當深入的了解。

這位人士分析,駭客透過釋放訊息給特定媒體,把違法取得並變造的資料,透過匿名黑函的方式轉化成訊息作戰,也更等於陷害媒體成為為共犯,不斷擴散錯誤資訊,拉長挖深錯假訊息對於攻擊目標的影響,這就是典型的認知作戰手法。

根據了解,部分本地協力者在接獲相關資訊後,便立即想定調此為「洩密案」,並由交由指定人士操作,撇清相關資訊駭客事件關聯,但因為google都示警為有高度不法風險的危險帳號,新的角度將設定為本國駭客作為,以吹哨者方式包裝,為境外網軍設定斷點。

這位人士透露,這樣的操作更顯示兩個可能,一是境外犯罪者中可能有熟悉台灣政媒情勢的專家,說不定更具備情報背景。二是國內有和境外犯罪者協力的單位或個人,透過在地擴散的方式,把「取貨」與「送貨」行為分開,除了隱匿電子行蹤,更圖謀降低犯罪行為動機,避免未來追查時的法律責任。

 

記者 魏平錚 報導

Facebook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